第三千六百七十八章:地下怪物

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女人穿着一身黑衣,毅然要沖下去,身邊的幾個人同時喊道:“穆莎公主!”

女人身形微微一頓,“這裡沒有公主,隻有戰士,為了我們國家的安甯,我們今天必須要講查卡爾殺掉!”

穆莎将臉上的黑色面紗重新系了一下,可就在她要向下走去的時候,這時屋頂的瓦片突然喀嚓一聲脆響,一把冰冷的刀子飛了出去,直接将其中一個匍匐在屋頂上的黑衣男人的胸口洞穿,這男人連慘叫都沒發出,便渾身用力抽搐了一下,然後歪着腦袋趴在了屋頂上。

血水順着胸前的瓦片流下來,屋頂上的幾個人同時一愣,穆莎公主大喊一聲,“小心!”

一聲喊罷,她率先向一旁奪去,她這并不是要舍棄她的部下而逃跑,而是為了制造出聲音,将下面的暗器引到自己這裡。

嘩啦啦……

一時間屋頂上到處都是瓦片嘩啦的聲響,并且伴随着飛刀從下方射出來的聲響,那飛刀化作一道冷光,瓦片在它鋒利的刀刃前,就好比一塊弱不禁風的豆腐一般破裂。

又有兩個人倒下,穆莎公主一咬牙,将身上捆着的炸彈摘下來一枚,順着眼前的一個瓦片洞口丢了下去。

轟!

爆炸聲,一股濃烈的火焰,瞬間将屋頂給掀翻,穆莎和僅剩下的一個同夥,被強大的氣浪給推開,穆莎緊緊地抓住屋頂上的一根懸梁,可同夥卻是直接到了屋頂的邊緣,一雙手抓着屋頂上的橫梁,整個身子懸挂在半空。

這個人驚慌大叫,好不容易穩住了身形,可回頭向下方一看,整齊的一片槍口瞄準着他,冷汗順着她的臉頰就淌了下來,他嘴裡頭喊了一聲,“緬甸王國萬……”

槍聲響了起來,噼裡啪啦的槍聲就如同一片鞭炮炸響一般,但這個聲音比真正的鞭炮可是要響亮得太多。

“不!”

穆莎撕心離肺地大叫,卻隻能眼睜睜地看着同伴被亂槍射穿,那迸濺起的血花兒,飛舞在漆黑的夜空中下,落在了她的鼻尖上,她的眼眶瞬間紅了起來,淚水湧流,同時一股冰冷的肅殺之氣,在她的周身上下彌漫。

絕境當中,唯有誓死一搏,穆莎望着被炸開的屋頂,就準備投身進去,她身上所捆綁的炸藥,足以将這棟小樓給夷為平地,隻要查卡爾還在這棟小樓裡,他就必死無疑。

嗒嗒嗒……

樓下又是一陣槍聲響起的,同時伴随着一片片的慘叫聲響起,穆莎臉上的表情一愣,他們的人應該已經都希望了,這槍聲?

穆莎暫時停了下來,她回過頭向下張望,隻見有一小隊人殺了進來,子彈射向了樓下的那一群,圍着小樓的山兵。

山兵們完全是始料未及,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,已經将對方給擊斃得差不多了,怎麼會突然又冒出一隊來。

而且,這一隊的戰鬥實力,遠勝于剛才的那些人……

槍膛裡的子彈大約二十五至三十發,狼牙小隊十八個人,加上林昆、八指、龍大相幾人,這些子彈幾乎沒有落空,全都射穿在了成片的山兵身上,如果這些山兵分散在各個營帳裡,想要将他們斃殺還需要費些周章,可現在這些人幾乎全都站在小樓下,這倒是省了太多力氣。

查卡爾手下能夠戰鬥的山兵,也隻有幾百人了,這一下就被幹掉了大半,本來躲在小樓裡的查卡爾,誓要将這一夥此刻給揪出來,看看到底是哪個混蛋派來的,他隐隐聽到有人喊穆莎公主,臉上的表情立馬殘忍猙獰起來。

穆莎公主的大名,他必然聽過,這是一個傳奇的女人,是緬甸王室裡唯一一個能夠拿起槍為王室而戰的女人,年紀雖然不大,不過已經是一個優秀的戰士了,并且這個女人名氣最大的不是她的戰士身份,也不是她的公主身份,而是她是緬甸上下公認的第一美女……

這麼美的女刺客找上門來,查卡爾似乎已經看到,他将這個傳說中的女人,壓在床上的情景,她用力地哭喊與掙紮,然而在自己的皮鞭之下,她隻能成為奴隸。

可心裡頭這美好的想法并沒有持續太久,樓外的又一陣槍響,讓他如夢方醒一般,緊跟着一臉愕然地向外面看去,入眼的是一片血花飛舞,他的手下們因為始料未及,而又絲毫沒有防備,被呼嘯而來子彈打穿了腦袋。

查卡爾趕緊從辦公桌的抽屜裡拿出了手槍,這是一把黃金左輪手槍,八發子彈的彈容量,并且這是一把槍聲很長的槍,其威力足以和那些頂級的步槍相媲美了。

這把槍,他是從國外最頂端的武器公司定制的,花了幾百萬,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,他是不會拿出來的。

大家可以搜索微信公衆号:網文二鬥,内有大量劇透藩外;

嘩啦啦……

查卡爾撥弄了一下左輪,然後咔嗒的一聲将槍合上,同時在他的抽提下來還有一個紅色的按鈕,他将這按鈕給按響了。

嗡嗡嗡……

小樓的地下室裡,門口睡着一個胡子拉碴的老人,這老人是查卡爾家族裡本來的仆人,他一輩子隻能做好一件事,如果讓他同時做另外一件事,他便什麼也做不好。

這是一個奇人,他對查卡爾的忠心程度,絕對可以感動月球了,他常年住在這地下勢力,守着一扇厚厚的大鐵門,做的隻是一件事,幫查卡爾守住一個大怪物。

怪物是人,并非三頭六臂,隻是面相醜陋,身材高大異常,并且他有一個極其惡劣的嗜好,喜歡生吃人肉,并且是女人的肉,還要挑那種膚白貌美的嫩女人下手。

通常,他吃一個女人,一個月可以不進食,人肉中含有同類相斥的毒素,再加上這個怪物常年居住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地下室裡,久而久之他的模樣變得愈發猙獰醜陋。

守着鐵門的老頭兒聽到了警報聲,連忙從睡夢中驚醒了,他的頭發很長,都已經垂到胸前了,那髒乎乎的頭發黏在一起,一绺一绺的,他的胡子也很長了,臉上的泥垢黑黑的一層,身上的衣衫也是破破爛爛,再加上他平時喜歡喝酒,總是一副渾渾噩噩的模樣,可此刻聽到警笛聲的一瞬間,他的一雙眼睛卻是陡然明亮起來。鐵門後,傳來了一個蒼怨的聲音,“快把我放出去吧,看來查卡爾那個混蛋遇到了麻煩,我盡量少殺幾個人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