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6章 【黑暗永劫】

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北神域,神界四方神域中版圖最小的一個,大概隻有東神域的一半,西神域的五分之一。

若将神界分為十分的話,北神域的版圖隻占其中一分。

星界的數量自然也是最少。即使如此,因混沌陰氣的持續消散,北神域的版圖一直在縮減着。

雲澈對于北神域的了解,基本隻有“魔人之地”和“魔域”這樣的概念,其他幾乎一無所知。但,這個完全陌生的世界,卻成為了他現在唯一的歸處,因為北神域被籠罩在混沌陰氣……亦世人認知中的黑暗魔氣之中,其他三方神域絕不願靠近和踏足。

并不單單是他們不願被黑暗魔氣侵蝕壽元與玄力,亦因他們仇視“魔人”的同時,亦被“魔人”仇視着。而這裡是魔人的主場,混沌陰氣之中,他們的黑暗玄力将發揮最大的威力,而其他三方神域的玄者進入則會被很大程度上壓制,一旦被發覺,下場無疑和在北神域外被其他三方神域玄者發現的魔人一樣。

進入北神域,這裡的黑暗魔氣沒有帶給雲澈絲毫的不适感,無論是軀體、玄脈還是精神上。行走在無處不在的黑暗與沉寂之中,他甚至有一種奇異的舒适感,他的心也前所未有的冰冷與清醒。

陌生的世界,沒有一寸熟悉的土地,更沒有任何一個相識之人,真正的孑然一身。

進入北神域,雲澈并未停留,而是繼續深入。三方神域對他的搜尋不可謂不瘋狂,久尋無果,那些王界中人可能會有踏入北神域搜尋的可能……但縱是王界中人,也最多隻會進入北神域邊境,幾無可能深入,所以,他在盡可能深入北域。

他必須保住自己的命……對現在的他而言,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事!

他走過了一個又一個星界,穿過了一片又一片星域,北神域的畫面,一幕又一幕的進入到他幽暗的瞳眸之中。

北神域的生态和東神域完全不同。這裡充斥着死亡與昏暗,難見日月,最多的永遠是厮殺,黑暗玄獸之間的厮殺,玄者之間的厮殺……在東神域,争鬥往往是因為利益或恩怨,而這裡,争鬥隻為了生存。

沒錯,是生存。

在這個黑暗殘酷的世界,隻有強者才能生存。他們會為了變得更加強大而不惜一切,為了争奪極其有限的資源而以命相搏,橫屍遍野。

這些,雲澈全部漠然以視。

随着他的深入,黑暗魔氣明顯越來越濃郁純粹,星界的層面也在提升着,終于,又是一個月過去,雲澈踏足到了第一個北神域的中位星界。

他不知道自己現在處于北神域的哪個方位,亦不知所在星界的名字。

雖然這裡是一個中位星界,但生靈的存在依舊格外稀疏,哪怕走在陰黑的叢林中,都感覺不到任何的生機。

不知不覺間,雲澈來到了一片荒蕪的山脈之中,這裡的黑暗玄獸多了起來,黑暗之中,一雙雙嗜血的眼睛盯向了他……但,碰觸到雲澈那雙漠然的眼睛,這些狂戾的眼神頓時全部戰栗,随之,它們緩緩後退,然後惶然逃離,逃得很遠很遠。

“嘶嚓!”

一個恐怖的撕裂聲響起,那是利爪撕裂空氣的聲音,一隻百丈長的黑暗巨鷹從雲澈的上空掠過,閃爍着錐魂寒光的黑暗利爪抓起了前方一隻拼命潰逃的黑暗玄獸,然後飛向了遙遠的北方。

雲澈的腳步在這時停了下來,他走向前方的一棵枯樹,席地而坐,閉上眼睛,也沒有布下結界,很快,他的呼吸便完全沉靜了下去……心口,那個劫淵臨行前留下的黑暗玄陣閃耀起幽暗的光芒。

随着幽暗光芒的釋放,雲澈的心魂之中,現出了劫淵的身影。

她目視着雲澈,仿佛就站在他的面前。

“呵,”她一聲毫無

感情的低笑,似嘲諷,似為之悲哀:“你終究還是将我留下的魔印觸發,看來,你終是被逼到了絕境。”

不過,她斷然想不到,在她離開混沌後不過片刻,這個魔印便已被雲澈極緻的暴怒與戾氣觸發。

雖說,這個魔印的觸動在所有人面前暴露了他的黑暗玄力,給了三方神域滅殺他的正當理由,但,以三大第一神帝對雲澈的态度,沒有這個理由,他們也總能找打其他的正當理由,這個魔印的觸動,隻是将一切提前了而已。

“這個魔印之中,封存着黑暗玄功【黑暗永劫】,它并非我劫天魔族的核心玄功,而是獨屬我一人,我的同族無法修煉。就連在黑暗玄力親和與駕馭上猶勝于我的逆玄,亦無法修煉。”

“但若是你的話,定有修成的可能。”

至于理由,她沒有說。

“你擁有逆玄的玄脈,對黑暗玄力有着極緻的親和與駕馭,因而,黑暗永劫可另他人一步登天,但對你實力的增長卻極為有限。其威更遠遠不及我與逆玄共創的神魔禁典……亦你所知的邪神訣那般強大。”

“但,你若能完美駕馭黑暗永劫,便絕對可以……駕馭當世所有的魔!”

“成為真正……亦是唯一的魔中之帝!”

這是劫淵所留的記憶,每一個字都是出自于她之口,無可置疑。

“黑暗永劫之外,我畢生所修魔功,皆在其中,你盡可擇而修之!”

魔帝畢生所修,何其強大,何其繁雜。對他人而言,能修成其一,都是畢生難以做到的事,但她卻是全部留下……因為,她比雲澈自己都清楚,他是怎樣一個怪胎。

一個猶勝邪神逆玄的怪胎!

“魔印之中,有着三滴我的本源魔血,它可以強化你的魔軀和魔魂,若你急欲在短時間内提升修為,那麼将它煉化,亦可以大幅提升你的玄道修為,但,你最好不要如此做。”

“煉化雖可讓你一步登天,而将之與軀體緩慢完美融合,你未來得到的好處,将百倍于前者。你的玄道修為越低,融合源血對軀體和玄脈的升華便會越大,所以,你在接下來一段時間,反而要盡可能的壓制修為,相信你應該明白我所說的每一個字。”

劫淵留下的魂音說的很具體詳細,雖然,她面對雲澈時從來都是格外冷漠,但實則,對于他,她始終有着一份特殊的關心,或者是因為邪神逆玄,或者是因為紅兒幽兒。

“黑暗玄力的起源是混沌陰氣,【黑暗永劫】亦是極陰玄功,我的本源魔血,更是極陰之血,兩者都更适于女子。因而,欲最快修成黑暗永劫,你需尋一個極佳的女子為修煉爐鼎。這三滴極陰源血,兩滴已是你所能承受的極限,第三滴,便是爐鼎所用!”

“此女子需元陰尚存,有着極高的玄道悟性和玄氣駕馭之力,最重要的是其必須有至精至純的玄氣!若你能找到這般女子,最好直接廢除,若讓其自散所有玄功,隻留最精純無暇的原始玄氣,而她将來所得,亦将無數倍于所失!”

閉目之中,雲澈的手掌緩緩托起,掌心之上,飄起三枚漆黑的血珠,三枚血珠閃爍着幽黑的光芒,并不強烈,卻讓整片天地都陡然暗了下來。

眼睛睜開,瞳孔中映着三枚深邃到極緻的暗芒,沒有任何猶豫,他将其中兩枚血珠猛的點向自己心口。

在與他身體碰觸的刹那,兩枚黑暗血珠如瀉地水銀,毫無阻滞的融入到他的軀體之中。

嗡!

一聲難以形容的奇異悶響,雲澈的身上猛然竄起一層濃郁而混亂的黑暗霧氣,眼瞳也釋放出兩道無比幽暗的黑光……若化作了兩個能吞噬一切的黑暗深淵。

這不是普通的血,而是魔帝的源血!

若就這麼直接的入他人之軀,哪怕是當世王界神帝,也會當場被可怕無匹的魔帝之力吞噬成殘渣。

但,他是雲澈,他的玄脈對黑暗玄力……無論什麼層次的黑暗之力,都有着世間最極緻的親和。而源血不僅是核心精血,更有着自己的靈魂……它的靈性,對雲澈亦有着來自劫淵的親和。

雲澈的軀體在痛苦中劇烈痙攣着,但他的臉上卻平靜的吓人……世間最極緻的痛苦與絕望他都經曆過了,這點軀體之痛又算的了什麼?

短短數息之後,躁動的黑色霧氣便開始緩緩消散,與他瞳眸中釋放的黑光一起逐漸散盡,兩滴來自劫淵的魔帝源血,就此……就這麼簡單輕易的存在于了雲澈的軀體之中,與他再無排斥。

無法預料……連劫淵自己都無法預料,自己的魔帝源血與擁有邪神玄脈的雲澈完全融合之後,會在雲澈身上造成怎樣的異變。

亦無法預料她所期望的“完美融合”需要多久,幾萬年?幾千年?幾百年……還是……

魔帝源血入體,還未真正開始緩慢融合,但雲澈卻忽然感覺到,自己對這個世界的感知發生了無比之大的變化,他的靈覺穿透了更多的黑暗,達到了倍于之前的世界,尤其他對黑暗氣息的感知,變得無比之清晰,幾乎能清楚捕捉到每一個黑暗元素的流動。

那是魔帝的源血……哪怕隻是一丁點的幹涉,對現世生靈而言,都會是相當巨大的影響。

雲澈的軀體完全安靜了下來,他的心魂之中,繼續響動着劫淵的聲音。

“雖然,我無法親眼看到你是如何被逼到觸發魔印,但有一點,你務必記住,若非你身負他的力量與意志,以及對紅兒、幽兒的拯救與照顧,我斷不會做出離開混沌,并背叛族人的決定,所以,對你所在的混沌世界而言,你是當之無愧的救世之主,尤其是神界,所有的人,都欠你一條命,所有的人,都沒有資格負你。”

“所以,若要複仇,就放下所有的猶豫、善念、憐憫!哪怕屠盡當世萬靈,亦無需任何的愧!這是他們欠你的!”

“最後,有兩件事,或許該讓你知道。”

“如今的混沌世界,潛藏着一個天大的秘密,和一個天大的隐患。”

劫天魔帝口中的“天大”二字,絕非是世人無法想象和理解的程度。

“這個天大的秘密,我無法說出,亦無資格說出。但若其有‘現世’的一天,你定是第一個知道的人。而這同時,亦是我離開混沌、阻斷族人歸來的另一個原因。”

“至于那個天大的隐患……”

心魂世界,劫淵的影子緩緩擡起手來,指尖上,閃爍着一點星辰般的黑芒:“這個記憶碎片,有着我設下的封印。當有一天,你完美融合我的魔帝源血,并能完美駕馭黑暗永劫,自能輕易解除它的封印!”

這個被設下封印的記憶碎片,便是劫淵口中的“天大隐患”。

“雲澈,”手中的黑暗星芒飄飛到了雲澈的心魂最深處,劫淵的聲音緩了下來:“當年,逆玄因極度的失望意冷,而舍棄了創世神名,就此歸隐。而你……若你經曆了類似的境遇,我不希望你如他那般雖身負黑暗,但依舊執着秉持光明,我希望,你可以把失去的……千萬倍的讨回來。”

“至少,絕不能讓紅兒與幽兒像當年一樣,一個要永遠舍棄自己的身世,一個,隻能永遠存在于孤寂與黑暗之中。”

“這個世界,不配辜負我的女兒和你,所以,在更加看清這個世界後,我要你牢牢記住七個字……”

“甯負蒼天,不負己!”

劫淵的身影在他的靈魂世界消失,雲澈睜開了眼睛,淡漠如死水的眼瞳,似乎變得更加幽暗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