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50章 驅除蠱患

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卷十一

适逢亂世

第1550章

驅除蠱患

姚澤深吸了口氣,心中一再告誡自己要冷靜,雖然是第一次見到如此詭異的天蠱之毒,而且按照福伯的說法,真元并不能控制天蠱,可自己身具毒之靈,天下劇毒皆可解得!

眼前的蠱魂是成對存在,隻有先把龍兒體内的這條蠱魂先滅殺掉,此蠱自解。

“我先試一試……”

他口中說着,右手就輕輕搭在了龍兒的胸前,一股真元就緩緩地渡了過去。一旁的春野神情一緊,不過和福伯對望了一眼,眼中閃過複雜之色,并沒有阻止。

姚澤的想法也很簡單,先用真元護住龍兒的心脈,然後再憑借毒之靈把體内的這條天蠱滅殺,此法應該可行。

作為一個不足三歲的幼童,龍兒體内的經脈纖細脆弱,根本不能在其中大動幹戈,真元徐徐而過,轉眼就包裹住心脈,可他還沒來及高興,心中卻是一沉。

那條蠱魂正盤踞在心脈之中!

如果稍有異動,此物肯定會發作起來,直接危及龍兒的性命!

看來還需要先把蠱魂引離心脈才行……

春野和福伯二人見他陷入沉思中,不約而同地心中升起一線希冀,對方的修為雖然不高,可結識以來,兩人都見識了他的種種神奇手段,說不定真的可以帶來驚喜。

半響,姚澤的眉頭蓦地一挑,伸手在腰間一拍,一條近丈長的黝黑巨蟒就憑空出現,令人窒息的蠻荒氣息轉眼就充斥了這片空間,連同門口的幾位老者都同時轉頭望來,這麼一瞬間,竟有種全身汗毛豎起,心神巨震的駭然之感!

“這是……上古蠻蟒?”福伯也忍不住瞳孔一縮,後退了一步,遲疑着問道。

姚澤并沒有解釋,魔龍早已在世間絕迹,而且此龍還沒有完全成長起來,外表看不出異像,說出來估計也無人相信。

魔龍在身邊遊動片刻,依着姚澤指示,大口一張,一股濃郁的龍息就把龍兒完全籠罩,姚澤的臉上卻蓦地一緊,真元可以清晰地感應到那條蠱魂不安地遊動起來。

按照他的設想,自然是借助這種與生俱來的血脈威壓,來驅逐這條蠱魂,隻要把龍兒的心脈保護起來,才可以施展其它手段。

可接下來他的眉頭卻緊皺起來,那條蠱魂雖然畏懼這種蠻荒氣息,可依舊在心脈中來回穿梭,時間一久,說不定還會暴起傷到了龍兒。

他沉吟片刻,心中一動,魔龍的巨口跟着開阖,那團龍息就化為兩道細煙朝着龍兒的鼻孔中鑽去,姚澤也沒有遲疑,真元引導着那些龍息朝着心脈緩緩湧去。

這種血脈上的絕對壓制,讓那條蠱魂極為恐懼,龍息還沒有靠近心脈,此物就開始退縮,姚澤見狀,心中大喜,真元攜帶着龍息瞬間把心脈包裹。

至此他的心中才大定!

一鼓作氣!

那條蠱魂順着經脈朝前惶惶而逃,而龍息步步緊逼,幾個呼吸間,那條魂蠱就被逼到了死角。

一直密切關注的福伯見狀大喜,沒有絲毫遲疑地,骨瘦如柴的右手一探,一道霞光就把龍兒的左臂籠罩,而與此同時,姚澤的真元也朝着前方狂湧而去,裡應外合下,一道淡淡的黑色煙霧從龍兒的手臂上突兀地冒出。

“啊!”

春野忍不住驚呼出聲,連忙又掩住了檀口,可俏目中露出了狂喜之色。

霞光緊緊包裹着一團黑霧,而其中一條虛幻的蟲影在不住地遊動,正是那條該死的蠱魂!

姚澤并沒有立刻住手,而是引導着龍息把龍兒體内所有的經脈都探查了一遍,确定沒有任何隐患,這才示意魔龍停了下來。

經過這番折騰,魔龍的神态明顯萎頓了不少,黑光一閃,徑直回到青魔囊内調息起來,畢竟龍息正是其本源力量,如此施法,對于未成年的魔龍也是消耗甚大。

姚澤剛想退出真元,臉上卻露出古怪之色,接着一道無法掩飾的喜悅從嘴角蔓延開來。

自己無意中竟幫助了龍兒洗經伐髓!

而且還是用他人無法想象的龍息!

作為雙角族人,龍兒應該沒有靈根,可經過此次龍息洗經,其以後煉體絕對是事半功倍,更難得的,還身具了魔龍氣息!

這種好處他人根本無法想象,春野一直關注着他,見他神情怪異,連忙詢問道:“怎麼,有什麼不妥?”

“哦,沒事,以後龍兒的前途不可限量啊……”

姚澤并沒有多加解釋,收手後就把目光落在了那道虛幻的蟲影上,見福伯隻是在那裡觀看,不由得心中奇怪,“大人,龍兒已經沒事,直接把此物滅殺就是,免得再傷害他人。”

“不妥,這對蠱魂已經是有主之物,一旦死去,其主人就會感應到,那時候整個雙角族都會陷入危機之中。”

福伯搖晃着花白的頭發,老謀深算地瞥了他一眼,又接着道:“而此物還有詭異之處,如果離開血肉一個時辰,就會化為煙霧消散,也等于死去……”

姚澤聞言,眉頭一皺,似乎覺得對方有什麼話要說,當即住口不言。

眼見着龍兒身中的劇毒被解開,可春野此時心中更覺得凄苦,外面強敵環伺,雙角族也危在旦夕,他們既然已經撕破臉皮,不見到龍兒是不可能罷手的。

等了老大一會,福伯才面色嚴峻對姚澤道:“姚道友,老身有一事相求,希望以後道友可以留在雙角族時間長一些,等龍兒長大之後再離開。”

“我?大人,您的修為比我高出一大截,有您在就已經足夠……”姚澤有些疑惑。

這些話倒不是謙虛,别看對方老态龍鐘的模樣,随時都有可能魂遊歸西,可身為魔王修士,根本就沒有壽元之憂,自己即便有些手段,也不過是位區區大魔将修士而已。

福伯搖了搖蒼蒼皓首,歎了口氣,“老身活了萬餘載,一直都在雙角族中,自然舍不得離去,可眼下形勢逼人,那些狼子不得到龍兒是不會放手的!老身已經打算好了,帶着這塊天蠱玉,把他們引誘走……隻要給龍兒争取到成長的時間,我就舍下這把老骨頭也值了。”

“這樣……”姚澤有些恍然地點點頭,此法倒也是解開目前危局的良策。

春野伸手抓住了福伯的袍袖,淚眼婆娑,“福伯……”

福伯看着姚澤低頭沉思的神情,意味深長地接着道:“你好好照顧龍兒就好,我和龍兒也是緣分極深,為他做一點事,也是心甘情願的。”

一時間這片空間裡充滿了離别愁緒。

終于,姚澤擡起頭,“大人,誘敵離開還是讓在下去吧。”

“你?”春野嬌軀一震,誘敵離開說起來輕松,可和飛蛾撲火沒什麼區别,那些人肯定不會放過的,面對兩位魔王後期修士,他一個大魔将修士如何脫身?

福伯那對混濁的老眼閃過一道精芒,“小友有把握?”

“把握談不上,不過在下的逃命遁速還有些心得,何況大人重傷未愈,如果很快被他們追上,即便可以自保,可也暴露了龍兒不在身邊的事實……我隻要不讓他們追上,也算完成了任務。”打定了主意後,姚澤神情淡定,何況對于龍兒的安危,他從心底更為擔憂。

春野和福伯對視了一眼,如果姚澤真的可以引開敵人,而且遁速足夠快的情況下,這倒是完美的結局。

福伯幹咳了一聲,和顔悅色道:“小友有心了,老身代表雙角族感激小友的仗義出手……此次事了,也算第三個交易完成,小友身上的心魔血咒自然就解開了。”

對方不提及這個,姚澤都險些忘記此事了,不過他總感覺這位福伯有些算計的意思,是不是從一開始就想着讓自己接下?

不過他也懶得去想,就是為了龍兒,他也沒什麼猶豫的。

那團黑霧中,虛幻的蟲影不住扭動,顯得暴躁不安。姚澤左手一探,那團黑霧就握在了掌心,似乎感受到血肉氣息,那道蟲影開始朝掌心鑽去。

可以姚澤此時的肉 身,就是魔寶也難以傷到分毫,一條蠱魂又如何可以破體而入?

他微微一笑,右手一翻,陰寒氣息彌漫開來,聖邪劍就握在了手中。

随着劍鋒微一劃動,一滴金色液珠就從掌心滲出,蠱魂似乎嗅到了誘人的美味,黑煙晃動下,就不見了蹤迹。

姚澤自然不會任其跑到自己心脈中,右手虛擡,五指連點,數道法訣就從指尖飛出,沒入掌心,片刻後,他再次展開内視,滿意地點點頭。

那條蠱魂已經被困在了左手掌心間,想要滅殺,也在一念之間。

“姚兄,你……小心些!”春野的俏目中露出感激之色,可許多的話都無法說出來。

“小友有沒有什麼計劃?想來那些人是不會輕易放棄的,如果有合适的地形,利用恰當的話,擺脫他們也不是不可能。”一旁的福伯突然開口道。

“還請大人指點。”姚澤聞言一振,這片暗月境自己還真的不太熟悉,如果真有些詭異的禁制法陣之類可以利用,自己還是有些把握的。

“好的辦法也沒有,隻要小友可以利用傳送法陣,自然可以争取些時間,可無論多遠的距離,對方都可以感應到天蠱的方向!如果說合适的地形,自然就屬于蠻荒妖界了,不過那裡危機四伏,即便可以擺脫對方,很有可能自己也會陷進險地中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