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88章 朱候和王察

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葉風和老瑤,剛剛坐下,周邊就有不少生靈幸災樂禍的看了過去。

“正中間位置也敢坐?找死呢這是!”

“兩個不知從哪裡來的小散修!”

周邊嗤笑聲不斷,全都沒安好心,神色間充滿了嘲諷,一副看好戲的樣子。

葉風和老瑤,對視了一眼,發現他們所坐的空桌,的确有些‘太好’了!

其處在最為中央的地帶,視野開闊,位置比其它桌都要好。

“要不換個地方坐吧?”

老瑤摸了摸鼻子,悻悻說道。

他們來此是混吃混喝的,低調一些比較好。

葉風也覺得他們應該低調,不能走到哪裡,都鬧出一場大動靜。

反正在哪裡吃喝,都是一樣的,沒必要進行這種意氣之争。

“走,換個地方坐。”

葉風說道,與老瑤站起身來,就要離開此桌。

“站住!”

就在這時,有冷哼聲響起,一名青年走來,面容桀骜,氣勢淩人。

“把你們兩個人坐的椅子也帶走,這兩把椅子,被你們玷污了!”

他非常不客氣,點指葉風和老瑤。

“我去他大爺的!”

老瑤當場就氣的鼻子都快歪掉了。

他以前,好歹也是不朽地内的名人,還從來沒有受到過這樣的侮辱呢!

葉風臉色也變的冷冽了下來,離開就好,為何還要這樣的侮辱人?

他不惹事,但也從不怕事。

“坐下。”

葉風開口,重新坐了下來。

老瑤也是如此,又重新坐了下來。

那名青年,眉毛挑動了一下,眼前的這兩個人,不知死字怎麼寫的麼?!

若不是此地不能動武的話,他早一巴掌拍過去了,哪容的眼前這兩個人在他面前放肆?!

“你們可能不知道我是誰!我是朱候!來自朱族!”

他冷聲開口,提出他的名字以及背後的族群。

“朱候……這是有着小仙帝王之稱的天驕啊!”

“真的是他啊!”

早前有不少生靈看朱候,就極為的面熟。

在朱候說出其名字後,他們立刻就認出來了朱候。

朱候,不朽地最為強盛朱族内的子弟,天資極為出衆,于仙帝境中,有着王之稱号,遠遠超過了衆多仙帝生靈!

“什麼豬跟猴,表演雜技來的?”

老瑤不屑的損道。

論損人,他絕對是其中的行家。

“什麼人啊這是!”

“朱候也敢損?!”

周邊,很多生靈都看呆了。

不提朱候強大的實力,就單單是朱候的朱族子弟身份,不朽地内,哪裡敢有生靈敢對其不敬?!

“你是想死麼?!”

朱候目光一下子就變的極為冷冽下來。

他提出他的名字,以及他的族群,結果,眼前的人,還敢如此諷刺他,這讓他心中,有一團很強烈的怒火湧動而出!

“我想的東西很多,但這個‘死’,從來沒想過!”

老瑤不以為然,毫不在乎說道。

他怕個錘子!

旁邊坐着葉風這等妖孽天驕,他才不管朱候有多驚人!

在葉風面前,他相信,所謂的天驕,都将土崩瓦解,不是其對手。

“呦,這是幹什麼呢。朱候,挺能幹的啊,朱族的位置,都能讓人給搶了!”

這時,有嘲笑聲響起,一名人族天才走了過來,好笑的對着朱族說道。

他天資實力同樣很強,在仙帝境中,同樣有着王之稱号,其所在的勢力,為乾坤殿,不弱于朱族,同為不朽地内頂尖強大的勢力之一!

漫長歲月以來,乾坤殿就與朱族不合,其之下的成員子弟,同樣不合。

他跟朱候,更是不合,一路都是競争的關系。

此次,他見到朱候吃癟,被兩個小散修嘲諷,他自然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。

“滾一邊去!”

朱候冷斥,對這名人族天才沒有一點好感。

“呦,就會在我面前這麼厲害,有能耐,先把你朱族的位置占過來再說啊。”

這名人族天才,王察,嗤笑連連道。

随後,他把目光放在葉風和老瑤的身上,道:“兄弟,可千萬别慫啊。既然做了,那就做到底!”

“滾!跟你有什麼關系?”

葉風冷喝,毫不客氣。

拿他跟老瑤當槍使,這是瘋了,還是瘋了呢?

“我去!”

“這是倆什麼主啊?!當真天不怕地不怕!”

周邊,更多生靈被驚到。

葉風這也太兇猛了吧?上來就這麼斥喝王察,不給其面子?

王察雙眼中,當場就有着極為強烈的兇芒迸發而出。

這是找死呢?!

他體表之上,有着一股又一股恐怖可怕波動激蕩而出,震的周邊桌椅都劇烈顫動了起來。

“王兄,這是幹什麼呢?大喜的日子,可不适合動武啊!”

厄土的人來了,笑呵呵對着王察說道,将王察攔了下來。

他們看着葉風和老瑤,臉上也是有些驚奇。

敢這樣無懼的同朱候與王察對抗,這是什麼人?

“兩位道友,還是換個位子吧?空位子還很多的。”

他們笑着對葉風和老瑤說道。

根源在葉風和老瑤這邊,他們來時就發現了,建議葉風和老瑤換位置。

對于客氣的人,葉風向來會更加客氣。

“可以。”

葉風站了起來,就要與老瑤離開這裡。

“我先前說的話,你沒聽到?把這兩把被你們玷污的椅子,拿走!”

朱候冷喝,不打算就這樣放過葉風和老瑤。

笑話。

他若是就這樣放過葉風和老瑤,他的臉面,還往哪裡放?

“兩個不知死活的家夥,活着都是浪費,我覺得他們不僅得把椅子帶走,還得把他們剛才所站的地方,給仔細的舔幹淨!”

王察冷笑,竟是同朱候站在了一邊!

旁邊,知道王察與朱候間過往的生靈,都是一臉驚奇。

王察與朱候站在一邊,這怕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吧!

不過,想想過後,他們也覺得沒有什麼。

王察被如此挑釁,又怎麼可能就這樣輕易算了呢?

這是不可能的事情!

“帶走椅子,舔幹淨地闆,然後,你們可以活命。”

朱候神色冷峻,竟也是沒有反駁王察,重複了王察要求,對葉風和老瑤,如此說道。

“你大爺的,真當凡爺好脾氣?”

老瑤當場就炸了,一把拉過來椅子,又坐了下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