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57章 白日做夢

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再說張禹,此刻的他正坐在病床旁邊的椅子上。他的手放在戚光的脈門之上,戚光的脈搏很弱,不出意外的話,估計活不過三天。

池秘書、戚武宣等一幹戚家的人,都在旁邊緊張地看着,陽春雪也回來了,不過并沒有進到裡間的病房,而是站在門後,聽着裡面的動靜。

張禹閉上眼睛,跟着用心眼去感受戚光體内的三魂七魄。隻是一瞧,戚光的天魂和地魂都已經有些暗淡,這是命不久矣的典型征兆。緊接着,他又看到,在戚光的心輪之上,力魄被無數的黑絲纏繞。不僅僅是單純心輪上的力魄,就連手心和腳心之上的力魄,也同樣如此。

還有就是,臍輪之上坐着的紅色小人,現在也淡了不少,估計用不了三天,就會自動消失。這簡直讓人直接魂飛魄散的節奏。

看到這些,張禹也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。所謂的心力衰竭,其實就是心輪上力魄受到了邪術的腐蝕,連帶着身上也會一點力氣也沒有。

以張禹的實力,他自信能夠化解纏繞在力魄上的黑色絲線氣流,不過需要一些時間。

他緩緩地睜開眼睛,房間内的衆人都是時不時的看向戚光,時不時的看向張禹。此刻一見到張禹睜開眼睛,戚武宣就馬上說道:“怎麼樣,我爺爺的情況如何,能不能醫?”

“沒有問題,我先讓你爺爺醒過來。”張禹說完,又是閉上眼睛,随後将真氣輸入戚光的體内,來到力魄之上。

真氣跟黑色的氣流隻一沖撞,真氣就被震散。不過幾乎是在同時,就聽戚光的嘴裡發出一聲痛呼,“呃……”

這一點,也是在張禹的預料之内,估摸着隻要真氣一到,戚光就能蘇醒。當然,他隻是沒有想到,這黑色的氣流如此霸道,竟然能夠一下子就把他的真氣給震散了。

“爺爺!”“父親!”“父親。”“老闆!”……在場的衆人在聽到戚光的聲音之後,跟着就看到戚光的眼皮緩緩打開。

張禹也睜開眼睛,看向戚光。戚光睜眼之後,掃了一眼,說道:“你們都在啊……”

緊接着,他的目光就停留到張禹的身上。雖然沒有親自見過張禹,但是張禹的照片他見了多少次,這可是家裡的頭号敵人,他對張禹真的是恨之入骨。此刻仇人見面,自然是分外眼紅。

他立時咬着牙說道:“你是張禹!”

“是我。戚老先生你好。”張禹微笑着說道。

“你怎麼會在這?你怎麼會在這?你來做什麼?”戚光随後掃向其他的人,他實在是想不通,為什麼在這個時候,張禹會出現在這裡。

“爺爺,是這樣的。剛剛張禹找到我,說是能夠治好您的病。”戚武宣趕緊說道。

“能治好我的病……”戚光愣了一下,随即疑惑地看向張禹,說道:“你會有那麼好心?”

“當然不可能平白無故的救你,起碼是要收點診金的。”張禹輕描淡寫地說道。

“診金……”戚光冷冷一笑,說道:“你開出來的是什麼價碼?”

雖說已經病入膏肓,行将就木,但是老爺子也不糊塗,知道張禹開出來的價碼絕對不能少了。

“其實也不多,跟你老人家的這條命比起來,不過是一點小意思。就是你們戚家持有的無當集團股份,旗虎汽車集團,以及你們家的龍湖山莊。”張禹淡定地說道。

“你做夢!”聽了這話,戚光的眼珠子瞪得老大,哪怕是已經無力,但是說這三個字的時候,嗓門也是很大,隻是不免顯得有些聲嘶力竭。

“爺爺,三思啊。”戚武宣連忙說道。

戚桐輝也跟着說道:“是啊,父親……請三思啊……如果能夠保住性命,這筆什麼都強……給他的東西,還可以再賺回來……命沒了的話,就徹底什麼都沒了……”

“父親,請三思啊……”戚桐升也這般說道。

“老闆……您是不是考慮一下……”池秘書也不想眼睜睜的看着戚光就這麼死了。

“你們不用說了……”戚光又掃了衆人一眼,然後看向張禹,恨恨地說道:“張禹……你少給我來這套……龍湖山莊是我們戚家輝煌的象征……我、我就算死……也不會給你……我這條命,算不得什麼,就我這把年紀,即便是現在不死,也活不過幾年了……你少在這裡趁火打劫……還有,武耀一定會替我報仇的……”

他說話的聲音,顯得頗為有氣無力。

房間内的對話,門外的陽春雪聽得清楚,見老爺子不同意,她不由得心中暗喜。尤其是老爺子最後的那句話,顯然是已經決定将家産都給戚武耀了。

然而,就在這時,戚武宣突然說道:“爺爺,您是不是已經定下遺囑,将家族産業全部留給武耀了?”

“你管這個做什麼?”戚光瞪向戚武宣,跟着又道:“張禹是不是你給找來的……”

也不怪戚光會這麼想,因為戚武宣被打入冷宮,沒了旗虎汽車,難免會心有不甘。現在找來張禹給他治病,開出了這樣的條件,搞不好旗虎汽車是戚武宣要的回扣也說不定。

戚武宣哪能聽不出爺爺語氣不善,他連忙說道:“爺爺,不瞞你說,我覺得大伯的死,還有您這次生病,其中大有蹊跷。您平日裡一向身體很好,怎麼可能說病倒就病倒,甚至一上來就這麼嚴重,這簡直不科學。”

戚桐輝見兒子這麼說,也覺得有道理,而且這個時候,自己必須幫着兒子說話。畢竟通過老爺子的話,已經能夠确定,遺囑都立好了,家族産業真的要傳給戚武耀。于是,他直接說道:“武宣,你說的沒錯,我也覺得有點不對勁,為什麼父親的身子骨一向硬朗,卻會一下子到了心力衰竭的晚期。你到底懷疑什麼?有沒有什麼發現?”

“我懷疑武耀極有可能是聯合了外人,而且還是高手,專門制造了大伯的這場意外,以及在醫院謀害爺爺,讓爺爺以悲痛過度為名倒下。這樣一來,爺爺就要立下遺囑,提前将家族産業傳給武耀。”戚武宣知道自己現在必須要将張禹告訴他說出來,要不然的話,老爺子為了臉面,那是絕對不會同意張禹醫治,甯可一死了之的。

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