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玩力量?

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“四号擂打鬥開始了。”

其中一位解說很激動的叫道。

但随即,另外一位解說目瞪口呆道:“四号擂結束了。”

衆目睽睽之下。

四号擂上的選手,本來準備了很多壓箱底的手段,感覺自己也可以和楚傾依一樣,同張寒陽大戰三百回合,然後在結束戰鬥,運氣好發揮好的話,他也不是沒有赢的可能。

然而,面對化神巅峰的他。

張漢僅僅揮了一巴掌,将其拍飛。

四号擂的選手,相當于一個路人甲,除了諸多的看客,還有看台上那些大人物比較看好外,張漢壓根都沒怎麼關注過。

“又是一招!”

“隻有楚傾依才能和張寒陽鬥一鬥嗎?”

“都已經第四了,張寒陽從九十六一路打到現在,他簡直如同大魔王一樣,太可怕了。”

“......”

驚着驚着,也就習慣了。

“張寒陽會不會第一?”

“他接下來要面對悠悠了。”

“悠悠比較全能,綜合實力很強,甚至能和葉輕塵大戰,不知道她能逼出張寒陽多少底牌。”

衆人議論紛紛。

當然,也有不少人很看好悠悠。

這位長相清純,留着馬尾的女子,此時目光正盯着張漢看。

“該我了!”她說道。

語氣中也有自信。

“哦。”

張漢上了擂台,再次拍出一掌。

“這招對我沒用,我已經知道如何破解。”

悠悠漏出一道神秘的笑容,極緻的身法,讓她的身體隐匿于虛空中,一掌呼嘯而過,甚至沒有摸到她的衣角。

可以說,這個秘術,也是非常厲害的,從這裡不難看出,悠悠這位選手,也是實打實的前三。

“哦?”

張漢有點意外,但他的臉色依舊風輕雲淡,微微搖頭:“既然一掌不夠,那就在拍一下吧。”

刷!

張漢的右手擡起,落下。

一道巨大的橙色掌印憑空出現,将悠悠拍的倒飛而去。

三号擂,勝利!

嘩啦啦!

場面再次陷入嘩然之中。

“這就是奇迹!”

所有人都将這場地龍榜的争鬥,将張寒陽的行為當做了千年難得一見的奇迹!

“張寒陽,将成為一代傳奇,如果他能挑戰到第一的位置,那麼他将被載入史冊......”

張漢不浪費時間,解說開始墨迹了起來。

滴裡嘟噜的說了一大推,才進入正題:

“那麼,請問埃利斯,你是否接受挑戰。”

“戰!”

埃利斯一聲大喝,右手的斧子散發着寒光。

張漢閃身跳上擂台。

“沒想到啊,你竟然是個隐藏的強者。”埃利斯心中壓力倍增,盯着張漢,十分警惕,生怕下一秒他就拍出絕命一掌。

“你沒想到的多了。”

張漢笑眯眯的說道。

這笑容讓埃利斯不寒而粟。

他幹笑了聲:“虛拟城市也是競争,你看,你都送上門來了,我肯定是要砍的,現實可不一樣,打死了,人可就真的死了,你先告訴我,你是不是想殺我?”

“如果是呢?”張漢問道。

“那我就認輸,這玩笑可開不得。”埃利斯連連說道。

他似乎知道自己并非張寒陽的對手。

“如果不是呢?”張漢又說道。

“那我就得和你過過招了。”埃利斯的目光兇悍三分。

這貨在醞釀自己的情緒。

“哦

,那我不打死你。”

張漢點點頭,蓦地拍出一掌。

簡單的招式,蘊含着不簡單的能力。

巨大的能量掌印,猶如大山般,自上而下拍來。

砰!

砸在埃利斯的防禦罩上,傳出了低沉的悶響聲。

“哈哈哈!我也防住了!看來你這掌并不怎麼樣啊。”埃利斯狂笑。

“剛剛這一掌,我出了三成力。”

張漢微微一笑,掌印接連而下。

連綿不絕,宛如雨滴,接憧而至。

“我靠!”

埃利斯的神識感受中,面對如此多的巴掌,他是有些懵逼的。

也明白了一件事。

張寒陽他要揍自己!

轟轟轟轟......

十巴掌,二十巴掌,三十巴掌。

埃利斯終于承受不住,被拍的軟在了擂台上,氣息絮亂,差點暈死過去,嘴裡還低聲的念叨着:

“服了,我服了,别打了。”

三位解說見狀,立馬接過話,說道:

“二号擂挑戰,張寒陽勝利!”

“他如今已經排名第二,隻剩下排名第一,還是公認第一的葉輕塵!他到底會如何應戰?”

“請問葉輕塵,你是否接受挑戰?”

“應戰。”葉輕塵說道:“給他幾個小時休息的時間,我要打巅峰狀态的你,不然,會勝之不武。”

嘩啦。

葉輕塵的話再次揚起了一陣喧嚣。

或許這話在别人的口中說出來,會給人感覺很狂妄,但從葉輕塵的口中說出,大家又感覺很正常。

這就是強者的魅力,強者做事說話理所應當,甚至放的屁都是香的,很多人會搶着來聞。

“不需要休息。”張漢直接說道。

“呵呵,你從九十六号打到現在,體内的靈力又剩多少?”葉輕塵諷刺的笑了笑:“自大可不是個好習慣。”

“剩兩成,打你夠了。”張漢随口說道。

“張寒陽,你太狂了,我并不是他們,我的底牌,你想象不到。”葉輕塵眉頭微皺。

嗖!

張漢沒有回應他,直接閃身跳上擂台。

這是一号擂,屬于地龍榜第一的擂台。

“别廢話,直接開始。”張漢說道。

“一号擂争奪戰,由張寒陽挑戰,即将開始。”

解說有些跟不上兩人的節奏,一人說讓對方休息,結果對方還不休息,直接上去幹。

從一開始到現在,這才過去多長時間?

張寒陽就從九十六号擂挑戰到一号擂。

要不是親眼看到這個過程,怕是很多人都不會相信。

開什麼玩笑?

短短一兩個小時,赢了那麼多的對手?

可事實就是如此,有些時候,事實比想象中還要來的誇張。

“張寒陽,我承認你很強,我或許不是你的對手。”

葉輕塵的聲音冷冽。

說話間,他的左手出現了那把戰刀,右手持着盾牌,身穿銀色铠甲,邁步沖鋒。

踩在擂台上一步都要發出一道沉悶的聲響,聽聲音就知道,葉輕塵的盔甲很重。

铛铛......

葉輕塵就這樣徑直沖了過來。

這一刻,場上一片死寂。

所有人仿佛心跳都要停止般。

很緊張。

是張寒陽将呈現出無敵姿态,還是葉輕塵守護住第一的寶座?

兩人無論誰輸誰赢,結果都會讓人折服。

張寒陽已經挑戰了那麼多人,哪怕輸,當第二,也證明了他的強大。

隻不過他的連勝

光芒,很多都要轉移到葉輕塵的身上。

強者為尊,實力為上。

铛铛铛!

在諸多緊張的目光中,葉輕塵距離張漢越來越近,同時,張漢也沒有打出那可怕的掌印。

就那麼很平靜的看着葉輕塵。

漸漸地,葉輕塵距離張漢隻有十幾米。

他的嘴角咧出冷漠的笑容:

“世人都知我還是強大的體修,但他們卻不知,在偌大的天龍星省,地龍榜,我是體修第一人!”

刷!

随着葉輕塵的話語聲,他揚起手中長刀,近距離一刀斬下。

摧殘的刀芒,仿佛變成了太陽一般,發出耀眼的光芒,能量濤濤,席卷着人們的視野。

“看我砍破你的連勝!”

葉輕塵厲喝一聲。

身體跳躍而起,第二刀緊緊的跟随第一道刀芒而來。

嗡!

張漢雙手向前一按。

一股金色的光波,向前橫拍而去。

“魔音功!”

楚傾依目光微凝,更笃定此人和自己的關系。

當啷!

葉輕塵感覺雙耳炸裂般。

有些頭暈目眩。

他立馬施功防禦,同樣也斷了第二刀的控制。

而第一道刀芒,被張漢左手一拍,輕松化解,第二刀,根本沒造成什麼壓力。

“哈!”

葉輕塵右手持盾,狠狠地向張漢砸下。

體修第一人,近身攻擊該有多強大?

甚至有了解葉輕塵的人,忍不住搖頭:

“要落幕了,他不該讓葉輕塵那個恐怖的家夥近身的。”

“是啊,葉輕塵近身戰,到現在還沒輸過。”

“張寒陽雖強,但近身格鬥,并非葉輕塵的對手,年輕一代體修第一,這怎會說笑?”

葉輕塵的目光中,已經綻放了勝利的曙光。

敢這樣正面抗他的攻擊,還是最強的盾牌攻擊,不誇張的說,這一下要堪比泰山壓頂!

“赢了!”

葉輕塵加大力度。

轟!

一道濃重的聲浪向四面八方傳蕩,葉輕塵盾牌上所蘊含的秘術,也席卷而來,化作萬千絲線,将兩人所在的地方覆蓋。

“誰會赢!”

解說大聲喊了句。

随即便沒了下音,所有的目光,都盯着能量中心。

當光芒散盡的刹那。

“嘶!”

“什麼!”

“不不不、這不可能!”

衆目睽睽之下。

隻見葉輕塵拿着盾,保持着向前拍的姿勢,他的身體,懸空兩米,而盾牌上,一隻手按在上面,仿佛吸鐵石,将盾牌牢牢地貼住。

而張寒陽,隻伸出了左手。

一隻手,抗住了葉輕塵的攻擊?

“你?”

葉輕塵有些懵逼。

這是咋回事啊?

他的力量怎麼那麼強?

普通的化神巅峰,在自己這一擊之下,都要重傷。

可他怎麼就這麼輕易的扛下來了?

“你以為就你自己是體修?”

張漢漏出一絲冷笑。

五行不死體那強大的力量,彙聚在左手上,像是拎着葉輕塵般,狠狠地向後砸去。

砰砰砰砰......

僅僅三秒鐘的時間,砸了整整十五下。

給葉輕塵打的懵逼了。

毫無還手之力,感覺就跟家長揍兒子一樣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