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13章 潛入敵營

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“靈蛇宮肯定把那些前往昔鑲城,路過沙骨嶺的商隊和旅人,統統都抓來這裡做苦力。”杜飛可以想象到,挖掘皇陵古墓是個大工程,沒有足夠的人力,怕是折騰幾個月都進不了皇陵地宮。

五騰靈蛇宮為了彌補人力,便四處抓壯丁,将路經沙骨嶺的商團、旅人,甚至把昔鑲城附近的村民,都抓到這裡幹活。

“那個人、那個人!那個背着一袋泥土,剛從岩洞裡出來的人我見過!他叫什麼南?”莫念夕又發現一個熟悉的人影,百果山敗在她手中的‘大江豪客’南鄭。

“不會有錯,五季商會大部隊的人,就混在那些苦力裡面。”楊瑜青也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,那便是與他同屬《武尊榜》的南蜀派副掌門,萬丈神刀俠石磊。

若非親眼目睹,楊瑜青真不敢相信,堂堂武尊榜高手,居然會淪落到替邪門搬磚的田地。虎落平陽遭犬欺,看着曾經威風八面的萬丈神刀俠,如今一身淤泥,被個邪門的無名小子用皮鞭驅趕的狼狽德行,楊瑜青由衷感到傷神。

“他們的武功都被止住了嗎?”林恒師太的面色也很差,内心和楊瑜青一樣百感交集。

葉宴門的長老百裡彤明,也是江湖上的老前輩,如今他們都淪落到做苦力的處境。

成王敗寇勝者為尊,眼前過于現實的畫面,完美演繹出江湖中弱肉強食的生存法則,當真讓林恒師太一言難盡。

“六凡尊人會一門奇異的内勁,可以封印武者的内力,使武者在很長一段時間内,都無法運行功體。”

周興雲解釋道,六凡尊人精通一門氣勁,可以使人體經絡堵塞。

這種經絡堵塞和傳統的點穴效果不一樣,點穴術能讓武者在一段時間内動彈不了,或者無法運功,但持續時間不會太久,頂多就一天兩天。

六凡尊人修煉的奇異内勁,卻能讓武者的經脈,一直處于堵塞狀态,十天、一個月、半年、甚至過了三五年,隻要六凡尊人不幫他疏通經脈,此人便有可能永遠無法運功。

“你怎麼知道六凡尊人會這門奇異的内勁?”呂世非很好奇,周興雲似乎非常了解六凡尊人。

“咦?你們不知道嗎?前陣子在小滿驿站的時候,武林盟的長老不是說,你們對六凡尊人的武功了如指掌,已經想妥應對他的辦法,不需要我提供情報嗎?”

“現在不是追究這問題的時候,如果你知道六凡尊人的武功路數,就把他的情報告訴我們。”林恒師太鮮有的幫着呂世非說了句話。

在大是大非面前,林恒師太還是會公事公辦。

“六凡尊人精通六股氣勁,它們分别是赤烈、腐蝕、幻覺、寒脈、瘴氣、以及無形勁。無形勁是怎麼樣我們并不清楚,但前面五種氣勁的效果,我可以詳細的跟你們講一講。”周興雲按照無常花告訴他的情報,把六凡尊人的武功特征,轉述給林恒師太等人聽。

武林盟既然要對付六凡尊人,先了解敵人的武功特征,百利而無一害。

周興雲是個懶惰鬼,如果武林盟能夠自己擺平六凡尊人,不需要他累死累活拯救世界,那是再好不過了。

“你們和六凡尊人交過手嗎?為何那麼清楚他的武功特征?”

“一言難盡,關于這個問題……你們有空去問武林盟的彭長老吧。”周興雲懶得多說,幹脆讓杜飛等人去咨詢彭長老,反正他即使說出大實話,也沒人會信他曾經一拳把六凡尊人轟飛這事實。

“我們已經确認了敵方大本營的具體位置,并且找到五季商會大部隊的人馬。現在是回去小滿驿站,通知武林盟大部隊,讓三位執法長老們凝聚力量來讨伐邪門嗎?”

杜飛請示呂世非和林恒師太,打算聽聽兩位老前輩的意見。

現在他們已經完成偵查小隊的使命,不但找到了敵方大本營,确認了五季商會大部隊人員,都在敵營中受苦受罪,還了解到邪門勢力比預想中龐大,至少有五百多名五騰靈蛇宮門人,正費盡心思挖掘皇陵。

如今杜飛隻需把情報傳回小滿驿站,武林盟三位執法長老,即可号令群雄讨伐邪門。

反正,皇陵古墓就埋藏在他們腳下的山體中,五騰靈蛇宮門人若想取得皇陵遺寶,就不可能離開此地。

“不急走,我觀察了好一陣子,五騰靈蛇宮的高手,以及古今六絕之一的六凡尊人,似乎并不在營地裡。如果可以的話,我打算混進苦力裡面,探聽一下實際狀況。要是情況允許,我會把石磊和彤明那老小子救出來。”

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呂世非心想深入敵營刺探狀況,如果他能把石磊和百裡彤明救出來,武林盟相當于又多了兩名榮光武者壓陣,讨伐邪門必然會更加得心應手。

至于石磊和百裡彤明的武功受制于六凡尊人,目前暫時無法提氣運功……

呂世非并不擔心這一點,他相信袁海松、東郭文臣、蒲子山三位武林盟大長老,肯定有辦法破解六凡尊人的氣勁,恢複石磊和百裡彤明的武功。

“這會不會太冒險?而且,我們要是把人救出來,難免會打草驚蛇!”杜飛能夠理解呂世非的想法,卻不怎麼贊同讓他去冒險。

那可是敵人的大本營,呂世非和林恒師太貿然深入,要是碰上六凡尊人以及邪門高手,那豈不是有去無回。

“杜賢侄,我們現在的情況,不是會不會太冒險,而是不得不去冒險。今天錯過了機會,下回再來可就難辦咯。”呂世非意味深長的說道。

“呂前輩的意思是?”杜飛一時間無法領悟呂世非的深意,不由一臉疑惑的看着老人。

“你怎麼那麼蠢呀?小女娃……你來告訴他我這般做的用意。”呂世非點名塞露維妮娅,讓她道出他必須冒險的理由。

“承蒙呂前輩高擡,那我便不客氣說說自己的看法。如今主動權掌握在敵方手中,如果我方不事先埋下伏筆,必定會在關鍵時刻受制于人。”塞露維妮娅比較委婉的回答了呂世非的提問。

“我們為嘛會在

關鍵時刻受制于人啊?”周興雲愚若大智的發問,許芷芊要是在場,肯定會補充一句‘興雲師兄你是豬嚒’。

“你可有想過,武林盟圍攻邪門時,他們要是抓那些苦力當人質或擋箭牌,我們該如何是好?”呂世非瞧周興雲那麼不開竅,隻好直白的說到,邪門教派可不會心慈手軟,他們一旦處于劣勢,定會挾持人質。

“吾輩需要内應!”黛詩妲雖然一根筋,但一根筋不等于蠢,她可比周興雲聰明多了,是如假包換的大智若愚。

呂世非潛入敵營的真正目的,并不是真的要把石磊和百裡彤明救出來。他口中的‘救出來’,實際上是混進敵營,看看能否助石磊和百裡彤明恢複功力!

如果石磊和百裡彤明恢複了功力,他倆就能潛藏在敵營,在武林盟總攻邪門時,裡應外合發揮奇效。

此外,即便呂世非沒法幫助百裡彤明兩人恢複功力,他們也能在暗中配合武林盟行動,比如說等武林盟來讨伐邪門時,兩位可帶領五季商會大部隊人馬制造混亂。

所以,眼前有個大好機會,呂世非便不容錯過,就算明知道十分冒險,他也要潛入敵方營地與百裡彤明等人取得聯系。

呂世非打定主意潛入敵營,周興雲便喊上慕雅一起去探查敵陣的防衛部署。

慕雅軟妹收集情報的能力堪稱一絕,由她去探查敵陣的防線,絕對萬無一失。

大家千萬不要陷入誤區,以為軟妹子擁有魔鬼身材,動作起來會很臃腫。周興雲可以向大家保證,慕雅就是隻靈活的大白兔,上天入地無所不能,上蹿下跳波濤洶湧,傳說中身居月宮的那隻神玉兔……

周興雲想看慕雅軟妹攀岩走壁的壯觀景象,因此才向呂世非請纓,由他和慕雅一起進入森山,探索靈蛇宮的哨崗……

“不、不用你去,我一個人就好嘛。”慕雅慌慌張張的拒絕,偵查敵情讓她一個人去就足夠,周興雲跟來反而容易被人發現。

其實,慕雅挺怕周興雲的,不過這種畏怕,并非心理上的害怕,而是作為一個女人,她無可奈何的發現,自己不管從感情上,還是從生理上,都已經離不開周興雲了。

周興雲就像個魔鬼,徹底的支配了她的身心,随時都能讓她神魂颠倒的失去理性,讓她為他做任何事情。

慕雅甚至都稀裡糊塗的,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……

誠然,導緻這一結果,似乎不能怪周興雲。要怪隻能怪娆月,是娆月教她練了一種奇怪的雙修功法。要怪隻能怪自己沒出息,意志不夠堅定,在淩都城和周興雲發生關系後,不但身體淪陷了,就連心也跟着淪陷了。

如今慕雅的内力,會與周興雲的内力,産生一種奇特的共鳴效應。

當慕雅遠離周興雲多日,她會産生一種不安的感覺,體内的内力顯得十分紊亂,并且很難控制。

隻有待在周興雲身邊,能感受到周興雲的氣息時,慕雅的情緒才會安逸,體内的内力也随之沉靜平穩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