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手段

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嗖!

虛空中,好幾道人影閃爍了過來。

夏侯燕、黃家四兄弟,以及陳兵,同時殺了過來。他們攔在林雲面前,面露笑意,神色輕松。

“葬花公子,果然了得,陳某見識了。”陳兵沖林雲笑了笑,雙眼微眯,笑的頗為“和善”。

夏侯燕懶洋洋的道:“好了,林雲你可以先去休息了,剩下的交給我們來處理就好。”

秘境之外,道台上的衆人瞬間驚呆了,緊接着一片嘩然。

“我的天,這幫人太無恥了吧!”

“紫龍蟒明明就是林雲一個人打敗的啊,剛才交手的時候不出現,現在出來撿便宜。”

“這夏侯燕,真的好無恥啊,他一開始打就是這主意。”

“林雲太慘了吧,和紫龍蟒鬥得你死我活,結果事到臨頭,卻被這種人摘了果子。”

衆人義憤填膺,氣憤不已。

如果說之前,夏侯燕在衆人心中,還是荒古域年輕劍客的領軍人物,林雲還需要努力才能與他争鋒。

眼下,他的風評徹底爛了,所有人都被林雲的風采所折服。

“我好像聽不懂諸位在說什麼,麻煩再說一遍,可以嗎?”

林雲手持葬花,同樣面露笑意,不鹹不淡的看向這些人。

“林雲,我等說的還不夠明白嗎?”

黃岩成冷笑道:“我們的意思是,你可以滾了,現在立刻馬上滾。不然,将你和這小蛇一起收拾了!”

夏侯燕雙手環抱在胸,沒有言語,可臉上的嘲諷,卻鮮明的表達了他的态度。

他就是在耍弄林雲,無論對方和紫龍蟒都得怎麼樣,赢家最終都還是他。

怎麼玩,都是我的棋子,夏侯燕心中冷笑,眼中盡是不屑之色。

“諸位确定我孤身一人?所以就好欺負是嘛?”林雲淡淡的道。

夏侯燕嗤笑道:“難道不是嗎?你要真有盟友,方才葉紫芸和姜成,早就出手幫你了。”

姜成還好,葉紫芸臉色一紅,被他說得有些羞愧。

“林雲,别聽他說,他若三人聯手欺你,我肯定不會袖手旁觀的。”葉紫芸也不知道為什麼,仿佛心虛一般,連忙開口争辯了。

“芸姑娘的好意,我心領了,不過林某,可還沒到山窮水盡這一步。”

林雲目光一閃,忽然就落在了黃岩成身上,冷聲道:“黃岩成,你這麼快就忘記當初的誓言了?”

“呵呵,我隻是說不對浮雲劍宗的人出手,可沒說不對你動手。”黃岩成無所謂的模樣,笑道:“再說,我就算違背了,你又能奈我何?莫非,你一個人就想把我們全挑了不成,呵呵,我可真不信!”

“那你可别後悔!”

林雲眼中寒芒愈發冷冽,讓人無法直視。

“動手!”

夏侯燕見他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,懶得再費口舌,冷聲喝道。

吼!

可幾人剛欲動手,一聲驚天獸吼突然暴起,有龐大的陰影瞬間籠罩住幾人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夏侯燕等人臉色微變,有些驚疑不定,神色凝重起來。

轟!

還來不及有所反應,一道山峰直接壓了過來,裹挾着太古洪荒般的戾氣,重重落了下來。

小賊貓化身太古龍猿,身高百丈,一記天魁魔棍,猶如神山壓頂,将天都給捅破了一般。

“退!”

幾人臉色徹底大變,連忙閃開。

噗呲!

黃岩成閃的慢了些許,直接被這一棍轟中,嘴角立刻溢出抹血漬。

轟!

他悶哼一聲,當即祭出星相,一幅畫卷在其身後瞬間展開。那是一片燃燒着火焰的汪洋,無盡的火焰意志,在他身上瘋狂暴漲,達到極為駭人的地步。

“找死!”

黃岩成咬牙怒吼,一劍劈砍而出,轟,刹那間半邊天空都被染成了火紅色,化為一片刺眼的火海。

衆人眼中露出震撼之色,這就是神丹榜上妖孽的實力嗎?

星相祭出後,竟然如此恐怖。

夏侯燕和陳兵瞧得此幕,松了口氣,兩人對視一眼,打算讓黃家四兄弟拖住這魔猿。

他二人聯手對付林雲,到時候十品劍靈珠,依舊還是掌中之物。

可詭異無比的一幕出現了,那太古魔猿胸口處突然有聖紋綻放,無盡魔光肆掠。

它猛的張口,胸前聖紋猶如無敵洞般,将那鋪天蓋地的火焰瞬間吸入進去。

黃家四兄弟,看的目瞪口呆,直接就傻眼了。

尤其是黃岩成,臉色立刻就僵住了,被對方這麼一吞,他這一劍立刻就降低了至少大半威力。

還未反應過來,龍猿俯視下方,張口猛的一噴。

一片火海,融合着妖煞之氣,鋪天蓋地落了下去。

同時間,龍猿動作不停,它猶如人類般揮舞起手中天魁魔棍。所過之處,虛空蕩起道道漣漪,夏侯燕和陳兵臉色一變,瞬間就被這一擊逼了回去。

可龍猿卻是不依不饒,腳掌在地面狠狠一踏,緊追不舍。

這突然出現的太古龍猿,讓衆人都看的莫名其妙,充滿不解之色。

林雲退到一邊,也是暗自咋舌。

他還真沒想到,煉化了吞噬聖紋後,小賊貓竟如此生猛,半邊天穹的火海張嘴就吞了。

嗖!

林雲雙臂一展,回身朝着化成原型的紫龍蟒飛去,小賊貓拖住三人就好。

他現在隻需要拿道十品劍靈珠,就足以笑到最後。

嗖!嗖!

可有兩人,速度絲毫不比林雲慢,卻是葉紫芸和姜成。

三人在虛空中,幾乎并肩而立,朝着劍冢内遊走的紫龍蟒閃電般追去。

“林公子,好手段。”葉紫芸在他旁邊,眨了眨眼,輕聲笑道。

“不是都聽我的嗎?”

林雲輕聲笑道。

“你我之間,何分彼此,我若拿到十品劍靈珠,你隻要一句話,紫芸肯定會送給林公子的。”葉紫芸容顔秀美,氣質絕塵,一颦一笑,皆有無限風景。

“你們慢慢玩吧!”

姜成在旁邊聽的不明就裡,神色變幻,猶疑片刻,最終直接放棄了十品劍靈珠。

他身形一閃,朝天穹間還剩下的九品劍靈珠飛去,那裡葉青正在帶人掃蕩。

葉紫芸和林雲之間的關系,看上去很暧昧,讓他琢磨不透到底是什麼關系。

與其如此,還不如退而求其次,将剩下的九品劍靈珠全掃了。

剛好夏侯燕等人,也都被龍猿拖住了,尤其是黃岩成被虐的不輕,沒有人可以和他争。

他很果斷,思慮之間就做出了決斷,扶搖而起。

林雲眼中閃過抹詫異之色,這人他還是有些忌憚的,畢竟兩星天神丹的實力。

可沒想到,還未追上紫龍蟒就直接跑了,也是妙人一個。

兩人在遼闊無比的劍冢内快速飛掠,穿梭在磅礴恢弘而又死氣沉沉的一股股氣流中,不停追逐着遊蕩的紫龍蟒。

葉梓菱抽空,楚楚可憐的道:“林公子,這地方也沒外人了,你怎麼就不懂紫芸的心意呢?”

“我還真不懂你的心意。”

林雲眨了眨眼,輕聲笑道。

“難道真要人家自己說出來嗎?”葉紫芸臉上閃過抹嬌羞,而後鼓足勇氣,羞澀的道:“你相信一見鐘情嘛?”

“信,但我不信你。”

林雲瞥了眼前方逃竄的紫龍蟒,而後回頭說道。

這女人,演的還真像!

關鍵還生的一幅美人胚子,我要是個未經世事的人,就算不信也會稍稍心軟吧。

葉紫芸傷心欲絕,面露苦澀,輕咬紅唇,可眼中又閃過抹決絕之色,固執的道:“你若不信,你打我一掌試試,我葉紫芸絕不閃躲!”

林雲古怪的看向對方,神色變幻。

葉紫芸卻是直接閉上了眼,等了片刻,一直沒有等到那一掌,心中笑了笑,這等手段她玩的多了,早已爛熟于心。

知道該睜開眼了,不能演的太過,柔聲笑道:“你現在信我了嘛,紫雲的心……”

可還未說完,一道掌芒直接拍了過來,她驚呼了起來。

嘭!

這一掌裹挾着神霄劍意,十八道龍凰劍氣盡數灌注其中,葉紫芸整個身影瞬間就被甩了出去。

“我還從未見過如此奇怪的要求……也是怪了。”

林雲摸不着頭腦,收回掌芒。

沒有了葉紫芸的牽制,他在劍冢内幾個起伏,而後身綻金光,一個縱躍,眨眼就落在了紫龍蟒的身上。

轟隆隆!

紫龍蟒正在吞噬劍氣療傷,當即拼命掙紮起來,一人一獸在劍冢開始瘋狂博弈。

“你沒事吧……”

葉青見到葉紫芸被轟飛,立刻放棄和姜成的競争,眨眼就落在了她身邊。

“氣死我啦!!”

葉紫芸氣的跺腳,眉頭緊蹙。

“好痛……好痛……”

可她跺腳太過用力,牽扯到肩膀,立刻蹙鼻,輕聲哼了起來。

她其實沒受傷,林雲那一掌也為真正用盡殺招,僅僅隻是将她推開罷了。不過終究蘊含了神霄劍意,她體内套着一件聖甲,右肩還是酸痛不已。

“可惡,這家夥居然打女人,葉青,你敢信!這人他……他……他就是個渣男!!”葉紫芸痛的快哭出眼淚了,委屈到不行,她是真的委屈。

以前無往不利的招數,在林雲身上完全未奏效不說,還被對方給真揍了。

葉青小聲嘀咕道:“不是……你讓他打的嘛……”

“我讓他打他就打嘛,我還說對他一見鐘情呢?女人的話也能信,他他他,他不是渣男是什麼!”葉紫芸臉色羞紅惱怒道。

“那,我帶人去給他搗亂,紫龍蟒也沒那麼好斬殺!不是沒機會!”

葉青想了想到。

“你想幹嘛?”

葉紫芸瞪了他一眼,道:“我說他是渣男,又沒說要給他搗亂,你這人真的笨,一點腦子都沒有。”

葉青神情僵硬,古怪的看了眼葉紫芸,想了想還是沒說啥。

再說下去,他也成渣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