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四一三章 夜月幽幽

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夜色幽幽,齊甯一直用手臂支着腦袋瞧着顧清菡那豔麗的面龐,目光盯在顧清菡的嘴唇上,忽然發現平日裡雖然看到顧清菡豔麗的容貌就會心跳,但卻還真沒有仔細觀察她的嘴唇。

她的嘴唇頗為豐厚,不需點朱,唇瓣自紅,飽滿的嘴唇看上去異常的性感誘人。

齊甯心下一動,不自禁湊過去,便要貼上那豐潤的唇瓣,顧清菡雖然閉着眼睛,卻似乎對齊甯的一舉一動了若指掌,齊甯剛貼過去,顧清菡故意一個轉身,側身向裡,亮給了齊甯一個美好的背影,齊甯心下好笑,不過從後面看着顧清菡的躺姿,卻也是一道靓麗的風景,這柔軟美好的軀體,宛若一條美人蛇般,曲線起伏,齊甯喉嚨一動,伸手從後面環抱住了顧清菡的腰肢,身體貼過去,頓時便感覺起伏曲線的美好。

顧清菡身體确實一繃,蜷縮起來,齊甯聞着顧清菡身上散發出來的醉人清香,環抱住她腰肢的手緩緩向上開始攀登,還沒到胸脯處,卻已經被顧清菡抓住,隻聽到顧清菡聲音帶着一絲顫抖:“我.....我還是怕!”

“怕什麼?”

“我總覺得......這樣不好。”顧清菡聲音微抖:“要不......你再等一等,等我些日子,讓我适應一下......!”

“好姐姐,已經給了你太長太長的時間。”齊甯雖然被顧清寒握住手,卻還是倔強地向上移動,在顧清菡身體一震緊繃顫抖時,那隻手終于攀上一處極為飽滿柔軟之處,那種感覺幾乎讓齊甯魂魄都飛出去:“你害怕什麼?怕我麼?”

“我就是......就是覺得不好。”顧清菡的聲音再不似方才那般從容淡定,甚至顯得有些柔弱:“甯兒,我.....我還是過不了我心裡這一關,總是.....總是覺得不該這樣的.....!”

齊甯心知時間還長,自己需要循序漸進,不用太着急,以免刺激到這美嬌娘,所以那隻手隻是貼在那裡,并不輕易動彈,低聲道:“三娘已經不在了,你是清涵姐姐,以後不許叫我甯兒。”

“不叫你甯兒,那.....那叫你什麼?”

齊甯想了一下,貼近顧清菡耳邊道:“叫我.....小哥哥?”

顧清涵臊道:“胡說,你.....你什麼時候做了小哥哥?”随即“啊”驚呼一聲,卻是齊甯手上用了氣力,她渾身觸電般,齊甯惡趣味道:“那你叫不叫?”

“不叫!”顧清菡如蛇般扭動身體:“就不叫,打死也不叫......啊......!”她臉上如同充血般潮紅起來,抓緊齊甯那隻無法無天的手,乞求道:“不要亂.....亂來,我.....好,我......我叫.....小.....小哥哥.....!”

隻是這一聲稱呼,已經讓她面紅耳赤,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。

她知道齊甯有時候無賴至極,卻想不到還在這稱呼上下功夫,心知這恐怕隻是開始,回頭也不知道這小混蛋還有什麼法子挑逗自己。

“你心裡害怕,我有個法子,保管你不怕。”齊甯貼在顧清菡耳邊:“這個法子一定可以。”

顧清菡好奇道:“什麼法子?”

“将眼睛捂上,就什麼都不怕了。”齊甯一本正經道。

顧清菡好笑道:“你又在胡說,捂住眼睛,那.....那又有什麼用?”

“不信咱們試一試。”齊甯道:“你無非是害怕我,捂上眼睛,那就看不見,待會兒等你适應了,不再害怕了,再揭開就是。”

顧清菡猶豫一下,才道:“用什麼捂眼睛?”

齊甯忙道:“我有腰帶......!”

顧清菡啐道:“才不用你的腰帶,髒得很。”歎了口氣,卻是坐起身來,扭頭看了齊甯一眼,燈火之下,她雲鬓微有些散亂,臉上潮紅,看上去當真是妩媚到極點,咬了一下豐潤的嘴唇,道:“别過臉去。”

齊甯心想待會兒你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膚我都要看個夠,倒也不急在一時。

他裝模作樣轉過身,顧清菡這才小心翼翼将自己的腰帶解了下來,明知道這種法子隻是齊甯說的鬼話,卻鬼使神差地配合齊甯,将腰帶遞給了齊甯,也不說話,齊甯接過腰帶,這才轉身,跪在顧清菡身後,一本正經道:“你放心,我說有用就有用,絕不騙你。”将那腰帶小心翼翼蒙在了顧清菡的眼睛上,從後面系緊,這才輕聲問道:“現在還怕不怕?”

顧清菡道:“害怕,你.....你這沒用.....!”還沒說完,卻感覺雙肩一緊,驚呼一聲,齊甯已經抱住她壓了上去。

窗外幽月甯靜,照在竹林中,一切美好而恬靜。

這一夜木屋之中的美景自不必多言,直等到次日豔陽高照,齊甯才醒轉過來。

昨夜春風數度,齊甯經驗老道,顧清菡也不是懵懂少女,一開始還放不開手腳,到得後來,情到深處,難免順着齊甯的意思盡力配合,除了齊甯兩個讓顧清菡羞臊無比的要求被堅持拒絕,其他一切卻都是依着齊甯的意思。

齊甯與田夫人有過魚水之歡,深知美少婦的好處,那便是一個眼神,對方就能領會意思。

昨夜雖然使出渾身力氣,但他内力深厚,不知疲憊,直到顧清菡再三哀求,這才作罷。

顧清菡久曠多年,一朝雨露,滿是幸福,隻是實在吃不住齊甯的龍精虎猛,直到天快亮的時候,才哀求齊甯放過了自己,她渾身的骨頭似乎散了架一般,不再想動彈一下,疲憊至極,等齊甯醒轉過來,她還在睡夢之中。

齊甯見她雪白的身子貼在自己懷中,雖然是在睡夢中,但那美好的嘴角邊還帶着一抹笑意,看着這嬌媚的美嬌娘,夙願得償,渾身上下一陣通泰,隻是越看你漂亮的臉蛋,昨晚那些美好的畫面在腦中再次浮現,忍不住蠢蠢欲動,身體動了動,卻是驚醒顧清菡,睡眼朦胧睜開眼睛,立時便看到齊甯一雙充滿火熱的眼睛盯着自己,那眼睛就像看到小白兔的大灰狼一般,顧清菡立時感覺到什麼,有些害怕,急忙拉開距離,扯過被子裹住自己,楚楚可憐道:“那邊屋裡有吃的,你.....你自己去熱熱吃一些,我.....我現在不想起來。”

齊甯笑的不懷好意:“我是餓了,可是不想吃東西,隻想......!”湊近過去,顧清菡擡起手臂推住齊甯的胸膛,故意豎起秀眉道:“你

再亂來,我.....!”

“你怎樣?”齊甯道:“昨兒晚上是誰說讓我吃了她?還說讓我吃個夠,問我好不好吃,你.....!”

顧清菡面紅耳赤,将被子扯上去掩住面孔,道:“我沒說,我沒說,你胡編亂造......!”

齊甯卻是掀起被子邊緣,直接鑽了進去,道:“你忘記了沒關系,我幫你回憶你都說了些什麼......!”被子如同波浪般起伏起來,傳來顧清菡有氣無力的聲音。

接下來幾日,齊甯和顧清菡就在這竹林之中,并不出去一步,短短幾日,卻讓齊甯感覺是最美好的時光。

木屋這邊準備了食材,顧清菡其實并沒有下廚做過飯,避禍的那幾日,都是田夫人下廚。

不過與齊甯在一起的這幾天,顧清菡卻是難得下廚,齊甯也知道她不擅長烹饪,在旁一起幫手,即使是這種時候,那也滿是柔情蜜意。

顧清菡嫁到齊家不久,就孀居獨身,即使此前也是聚少離多,在一起加起來也沒有幾天,而且深宅大院,有的是規矩,說是相敬如賓,實際上卻是束手束腳,又何曾享受到這般與自己心愛之人自由自在。

開頭兩日是齊甯調笑她,到後來卻反過來是顧清菡調笑齊甯。

顧清菡本就聰慧得緊,風情萬種,而且明白如何讓齊甯抓心撓肝,欲拒還迎的手段幾次讓齊甯最終以強橫的手段解決。

月色幽幽,齊甯右手環着顧清菡腰肢,坐在屋前,望着天邊的一輪明月。

“小混蛋,咱們在這裡已經待了好幾天,你也該回去了。”顧清菡雖然心裡希望這樣的時光越多越好,卻也知道齊甯如今身為國之重臣,長時間不回京,定會引起騷動,柔聲道:“這幾天我很開心,這輩子都不會忘記。”

齊甯聽到顧清菡語氣中充滿了不舍,皺起眉頭,猶豫一下,才道:“我在京中先準備一處宅院,你回頭就住在那邊.....!”

“不成。”顧清菡搖頭道:“既然做了,就要萬無一失。”扭頭看着齊甯,俏麗的臉上一片柔情:“我和田夫人已經商議好了,她準備在東海那邊設立貿易行,我準備去東海,在貿易行幫着料理,兩年過後,再以别的身份回京和你相聚。”

“兩年?”齊甯歎道:“時間太久了。”

“比起以後的日子,兩年時光并不算久。”顧清菡微笑道:“而且我自出生之後,一直都是待在深宅大院,沒有真正地看看這個世間。東海那邊有浩瀚的大海,我想過去看看是什麼樣子,顧清菡既然不在了,我就要換一種活法。”握住齊甯的手,柔聲道:“你自己在京城好好的,不要擔心我,我自己會照顧好自己。”擡手捂嘴輕笑道:“我就等着和我的小哥哥再聚的日子。”眼波如水,媚态橫生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ps:如願以償了,這篇番外是必出的,欠大家的一定補上。關注公衆号【錦衣沙漠】,番外有消息會在公衆号通知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