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903章 成年人的世界很純潔

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在成年人的世界裡面,有很多的事情都不能隻看表面,走一步看三步都是最基本的,否則的話,你就極有可能陷進别人給你挖出的大坑裡。

這是一個充滿了真情的時代,同樣也是一個互相算計的時代。

在蘇銳看來,這一次關于留學生的事情,炒的越熱越好,越是這樣,越是可以解決這個社會熱點問題,提高留學生的交流門檻,同時也給某些懷着功利心的高校領導敲一敲警鐘。

至于敲山震虎……那自然是萬分必要的了,而且,不出意外的話,這種方式已經見到了成效。

想必,某些人現在已經睡不好覺了吧。

這次黑人留學生事件和蔣曉溪息息相關,在微博以及各大新聞平台鋪天蓋地的報道南平工程大學事件的時候,算計蔣曉溪的幕後黑手估計也在捧着手機刷着新聞,并且感覺到濃烈的焦躁不安吧。

“到底浮出水面了沒有?”邵飛虎問道。

“嚴格說來,還沒有。”蘇銳搖了搖頭,但是眼睛裡面卻帶着笑意:“不過,快了。”

“激将法?”邵飛虎已經看明白了蘇銳的做法了。

在暫時沒有線索的情況下,按兵不動,等着某些人主動跳出來,無疑是當下的最好不過的選擇了。

“再狡猾的老狐狸,也鬥不過好獵手。”蘇銳咧嘴一笑,說道:“而我就是那個好獵手。”

“臭不要臉的,簡直比我還要自戀。”邵飛虎笑着罵了蘇銳一句,随後,他看了看手表,說道:“我們還要讓那個李德凱校長等上多長時間?”

現在,飛虎少将已經摩拳擦掌地想要把李德凱校長狠狠地教訓一頓了,然而,他要是真的動了手,估計明天上頭條的就是他了。

“等到明天質詢會。”張小申斬釘截鐵的說道:“在質詢會之前,我都不會見他,他也不能離開國安總部大樓。”

這位國安總局的新任副局長也确實是夠直接的,行事方式很得蘇銳的喜歡。

既然李德凱把事情做到了這樣的程度,那麼張小申便一點兒面子也不給對方留。

“得好好查查,這樣的人渣究竟是怎麼當上大學校長的。”邵飛虎拿出手機,一邊翻着新聞,一邊說道:“看看,南平工程大學都已經發帖要求罷免他們的校長了,呦呵……竟然還都是實名跟帖。”

說到這裡,邵飛虎搖了搖頭,沒好氣的說道:“當官不為民做主,不如回家賣紅薯。”

幾個人又商量了一會兒,然後才準備離開國安總部,去吃晚飯。

李德凱坐在國安大廳的椅子上,從頭到尾,除了張小申的秘書出來告知了一聲之外,都沒有一個人來跟他說話,既沒有把他給帶到會客室裡等待,也沒有給他端杯水。

李德凱校長簡直等得口幹舌燥,可是卻無可奈何,他想要催一催那秘書,或者直接找到張小申的辦公室,可是由于權限不夠,他甚至無法進入電梯,隻能在樓下等着。

好歹也是正廳級幹部,李德凱什麼時候經曆過這麼憋屈的事情!

這一碗閉門羹的分量可着實是太足了些!吃撐了,撐的快要

吐出來了!

不過,現在他已經是站在了輿論的風口浪尖之上,甚至于他自己的照片都在網上散布的到處都是!

這可絕對不是李德凱所願意看到的情形,然而他自己已經沒有回天之力了!

其實,這一次,李德凱所體會的也并不是所謂的網絡暴力,而是大家的憤怒已經控制不住的朝着他的身上傾瀉過來了。

那是壓抑已久的東西,那是無法忍受的情緒。

“哎哎,這位同志。”李德凱見到張小申的秘書剛剛出了電梯,正在朝着大廳外面走去,,連忙拉住他,說道:“請問張局長什麼時候下班?我現在能不能去見他?”

這秘書很是不耐煩的看了李德凱一眼:“對了,張局長讓我告訴您,他現在沒空見您,而且,為了保證您的人身安全,您現在不能離開國安總部大樓,就在這大廳裡面等着,一直到明天的質詢會開始之前。”

為了你的人身安全,所以你不能離開!

這句話可真是讓李德凱覺得十分無奈,可是又偏偏十分在理!

是啊,他現在都已經是引起了公憤了,走在大街上,要是被人給認出來,恐怕會遭到群毆的!

從一個風光無限的大學校長,忽然淪落成了一個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,這李德凱的人生道路簡直像是過山車一樣刺激!

“那我就在這裡等着?”李德凱猶猶豫豫:“我先去酒店等着也行啊。”

“不行,張局長就讓你呆在這大廳,這裡有沙發,你累了可以躺一會兒。”這秘書說罷,盯着李德凱,冷哼了一聲,轉身就走。

這正是國安下班的時間,很多人都已經認出了李德凱,當然,可沒有一個人對他抱有好臉色,大部分都是狠狠瞪他幾眼。

這種時候,就算是個傻子,也能意識到自己是被人針對了,可是,即便能想到這一點,李德凱也是無可奈何,對于神秘的國安,他是真的完全不敢惹。

就這麼委屈巴巴的在國安的大廳沙發上睡了一整夜,李德凱一口水都沒喝,喉嚨幹渴的簡直要冒火了,可是,他去問國安的任何一個工作人員要水,卻愣是沒有一個人給他喝的,受盡了冷眼。

李德凱簡直想哭。

可是,現在的他根本沒有任何委屈的資格……你種下什麼樣的因,就會有什麼樣的果,這一點是非常顯然的。

第二天,由教育總部和國安總局聯合舉辦的聽證會開始了。

形容憔悴的李德凱出現了。

千夫所指!

…………

隔着屏幕,看着李德凱的樣子,蘇銳搖了搖頭,他對此人可謂是沒有半點同情之意。

“咎由自取。”蘇銳冷冷說道。

“可不是麼。”邵飛虎說道:“經過了這次事情之後,估計這哥們的校長之位是肯定保不住了,我昨天就該沖下去揍他兩拳,讓他今天鼻青臉腫的上場。”

這位新晉少将可明顯有些不甘心啊。

蘇銳笑了笑,然後看了看手機:“你在這裡先盯着,我出去一趟。”

“去哪裡?”邵飛虎問道。

“去見一下一個老朋友。”蘇銳揚了揚手機,說道。

“女的?”邵飛虎問道。

“沒錯。”蘇銳回答。

“很漂亮?”

“嚴格說來,還算可以。”蘇銳咳嗽了兩聲。

“身材很好?”邵飛虎做了一個誇張的動作。

“滾,不回答。”蘇銳無奈。

“去吧去吧,你這小子的桃花運總是讓人羨慕的。”

邵飛虎對蘇銳眨了眨眼睛,做了一個男人都懂的神情。

蘇銳無奈的說道:“真不是你想的那樣子。”

“不不不,不用解釋,也不用掩飾。”邵飛虎擺了擺手:“快去吧,記得節制一點兒啊。”

蘇銳也沒法解釋,于是便想要關門離開。

然而,這個時候,邵飛虎忽然叫住了蘇銳,一臉八卦之相的問道:“喂,你要見的那個女人,之前有沒有和你在同一間房裡睡過覺?”

這句話問的可謂是非常的有技巧了。

有些時候,睡覺歸睡覺,不定要做那種愛做的事情。

大家都是成年人,很純潔的。

至于同一間房……咳咳,蘇銳這種經曆也不少啊。

“睡過覺,但是并沒有做過什麼。”蘇銳此刻很想對邵飛虎豎個中指。

問出這樣的問題來,這不是在沒事找事嗎?

“我好羨慕啊。”邵飛虎嘿嘿一笑:“快去快去,晚上就别回來了,白家這邊我替你盯着。”

真是……好兄弟講義氣。

蘇銳無奈的指了指邵飛虎,随後轉身朝着外面走去。

他确實是要去見一個很久不見的女……女性朋友。

說起來,雙方的确是曾經有過一些比較親密的接觸,隻是這些接觸都是在特定的環境下碰巧發生的,後續也沒有什麼故事。

正好,趁着這次不能及時去甯海,蘇銳選擇和她先見上一面,也好多了解一下首都最近所發生的情況。

這個世界上,知道蘇銳被授予将星的人是非常少的,此事堪稱絕密中的絕密。

然而,卻有一個當時看起來還和蘇銳處于“敵對陣營”的女人知道這件事情,甚至,她站在一旁見證了蘇銳被授予将星的整個過程。

蘇銳按照導航地址,把車子開進了老-胡同,停在了一處四合院的門前。

站在門口,他踮起腳尖看了看這院牆,随後感慨了一句,說道:“三進的院子,好家夥,真是大戶人家。”

在這大紅漆門的一側,豎着一塊牌子,上面寫着——“私人住宅,謝絕參觀”。

嗯,很多外地的遊客都會對首都的四合院感興趣,見到這麼壯觀的大院子都想要進去一看究竟,業主平日裡自然會不勝其煩。

在這個地段兒,這麼大面積的四合院,基本上都是有價無市的,要是真的賣了,市場價估計得在小十個億。

就在蘇銳停下車的時候,那大氣壯觀之中甚至帶着一絲恢弘之感的紅色大門便打開了。

一個身穿純白色連衣裙的女人出現在了門口。

(本章完)